《生死秦始皇》中国书店行:回到一切开始的地方

来源:中华书局 类型:古籍出版/整理新闻 日期:2019年08月13日


文末有彩蛋


8月10日午后,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辛德勇携新著《生死秦始皇》在中国书店中关村店举办了读者见面会。正如辛教授在讲座中所说,在这里举办读者见面会有特别的意义:一年前他正是在此店买下了影印的《赵正书》,因此才有了这部《生死秦始皇》。 


《生死秦始皇》,辛德勇 著,中华书局 2019年7月出版


对古旧书感兴趣的朋友对这家中国书店想必十分熟悉,三楼店堂的主营业务正是古旧书和名人信札等。店堂四周布满书架,中间则码放了数列展柜。工作人员提前移开展柜,布置出当日活动现场。


见面会原定两点开始,可一点半左右便已满座,后来者只能倚坐在靠墙的书柜上,有不少读者全程站着听完。

见面会现场早早便坐满了热情的读者


见面会由中国书店中关村店经理薛胜祥先生主持,出席嘉宾包括中华书局副总编辑李占领先生,北京发行集团副总经理石鸿印先生,中国书店党委书记、董事长张东晓先生,中华书局总编辑助理、学术中心主任俞国林先生等。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著名藏书家、故宫博物院兼职研究员韦力先生也亲临活动现场。

前排右起:张东晓先生、李占领先生、石鸿印先生、韦力先生


薛经理首先分享了和辛德勇教授长达二十二年的交谊:原来辛老师还在社科院工作的时候就是店里的常客,有一回还陪着黄永年先生到店里看书。这让薛先生兴奋不已。黄先生虽然是大学者,对古旧书店的晚辈却十分随和,临走还留下通信地址,鼓励薛先生遇到古籍版本方面的疑惑,随时写信询问。薛经理虽然一直没能鼓起勇气向黄先生写信求教,不过辛老师调任北大后,他便有了更多的机会直接向辛老师请教,而每一次辛老师都给予他毫无保留、耐心细致的讲解。在薛经理心中,辛老师是一位真正的读书人、爱书人,用心写作的人。


中华书局副总编辑李占领先生代表出版方发言,感谢各位读者对辛老师新著的支持,感谢中国书店多年来对书局的帮助,还介绍了即将在上海书展首发的韦力先生新著《著砚楼清人书札题记笺释》,同时也期待大家多多关注书局近年出版的其他学术著作。


中国书店党委书记、董事长张东晓先生说,看到今天的活动吸引来这么多少读者和“大咖”,集团领导也亲临现场,切身感受到大家对传统文化的热爱,中国书店的干劲儿也会越来越足。与此同时,他要格外感谢辛老师和中华书局把学术成果放在中国书店推出,并介绍了接下来中国书店接下来即将举办的“书香中国—北京阅读季”一系列文化活动。


著名藏书家韦力先生也发表了致辞。

《著砚楼清人书札题记笺释》,韦力 著,中华书局2019年8月出版 


辛老师在开场白后首先感谢了李占领先生及中华书局在他从事历史研究这条路上,多年来给予的最重要、最直接和最关键的支持——他的第一本论文集就是中华书局出版的,当时的责任编辑张忱石先生给了他巨大的帮助。今年能以个人名义在书局出版“著作系列”,让他十分激动。同时,他还感谢了北京发行集团和中国书店这些年来的帮助,特别是中国书店长久以来“尊重知识、尊重学者”的传统,尤为难得。


韦力先生亲临现场,令辛教授格外感激。他谈到韦力先生特别让他尊敬的一点,就是他的私人藏书对真正的研究者全部无偿开放。而且韦先生不仅把他珍藏的古本影印出来,还做了大量工作,研究古代藏书家、藏书文化和书籍背后的历史蕴意,让书发挥出它应有的社会效应。


接下来,辛老师便围绕“遗诏与文告——秦始皇的接班人问题”展开讲演。

辛老师讲演中


1


问题的产生


写作《生死秦始皇》最重要的切入点,就是现在收藏在北京大学的西汉竹书《赵正书》。它的出现颠覆了许多人对中国历史、对秦朝历史的认识。其中最核心的问题就是:秦始皇去世之前有没有留下遗诏?他留下的遗诏是怎样的?


对于读过《史记》的人来说,这个问题其实很简单:秦始皇临终之前自觉身体不妙,占卦得知“东南游”才能避免厄运。于是他就到东南走了一趟。但归途中,就在今天的河北——古代叫做沙丘那个地方,他还是没挺过去,去世了。《史记》的记载很清楚,他在去世前写了一封信,要求要把这封信送给当时在秦北边的大儿子扶苏,诏扶苏回去主持他的丧礼或者参加他的丧礼。《史记》没有明确讲他会让扶苏继承帝位。后来赵高和胡亥串谋,又拉拢丞相李斯,把这份诏书毁掉,又伪造了另一份诏书让胡亥继位。胡亥是矫诏即位的。


但《赵正书》却说,秦始皇经过慎重的思考,决定让胡亥继承帝位,成为后来的秦二世皇帝。


因此,《赵正书》公布之后,在社会上引起了巨大的反响。在行的或一般的历史爱好者在网上一片渲染,可历史学界并没有人出来澄清或提出明确的看法。《赵正书》影印出版后,大家可以看到以整理者为代表的学术界主流意见,对两种记载都是不分轻重,不判是非的。

2


何为历史真相?


就在大家对《赵正书》还议论纷纷的时候,湖南益阳兔子山遗址又发现了一份所谓“秦二世文告”。在文告里,秦二世提到“朕奉遗诏”,就是说他接受了秦始皇的遗诏才继位的。这就激起了社会上一批人,结合北京大学的《赵正书》,认为胡亥遵奉秦始皇遗嘱即位,是真实的事。


辛老师对此持完全否定的态度,认为这种观点带来的影响,还不仅在于秦二世,而是动摇了《史记》的可靠性。我们目前知道的秦朝历史,主要依据的就是司马迁的《史记》。假如承认《赵正书》和所谓“即位文告”,就意味着司马迁《史记》的可靠性有严重的问题。司马迁生活的西汉中期距离秦灭亡的时间并不太久,如果他连秦的历史这么大的问题说的都不准确,那我们今后怎样看待《史记》?怎样看待《史记》中更早的记载呢? 


辛老师重申了他注重从基本文献出发的治学理念。不过怎样看待基本文献,需要相关的一系列学术背景知识。包括传世文献的形成过程,出土文献的发展历史,以及我们如何看待新出土发现文献和传世文献的关系。比如出土文献并不是今天才有的,西汉末年就发掘了汉武帝茂陵,出现了著名的出土文献《茂陵书》。当我们了解整个出土文献的发展历史、传世文献的形成过程之后,就能在一个更广阔的背景下,对比各自文献的特点,更好地把握历史真相。


回到《赵正书》,只要认真阅读文献,就会发现这部《赵正书》虽然是西汉时期的,甚至比看到的《史记》《汉书》文本都要早,但是,它的性质是小说。正如不能用《金瓶梅》研究明代政治主体,也不能用《赵正书》去研究秦代政治史。

3


《史记》为何可信?


司马迁出身史官世家,受过高度的职业训练。在司马迁那个时代,史官是具有一些介于人神之间、人天之间的地位。他必须忠实地记录他所看到的、所认识到的历史,他对神对天,有一种责任。如果他违背自然现象,按照自己的想法随心所欲谱写的话,会遭到神罚天谴,这种严重性,是大于任何尘世间君主帝皇对他个人利益的损害,乃至对个体生命的剥夺。司马迁是在这个背景下写的《史记》,因此《史记》绝大部分东西是可靠的。


在此基础上,辛老师还谈到他对 “二重证据法”的独到理解:王国维先生提出“二重证据法”的核心目标,是指向以《史记》为代表的古代文献的可靠性;而这种可靠性有一个具体的分界,就是殷商时期的历史。王国维通过殷墟甲骨证明了《史记》记载的商的先王事迹是可靠的,这就意味着从《史记》的《殷本纪》以下的历史记载是写实的(当然不是没有错误,但基本出发点是忠实记述历史)。而商以前,由于缺乏系统的文献记载,就不好讲了。

4


回归传世文献


《赵正书》的出现,挑战了《史记·秦始皇本纪》及其他文献记载,使人困惑。但是辛老师强调,还是要回归传世文献本身。鼓励大家在研究历史的时候,不要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希望通过某个偶然的发现,就能改变了像以《史记》为代表的史学著作给我们留下的关于中国古代的历史记录。


不了解历史的人,喜欢听一些大的话题、大的趋向和大的结论,但辛老师坦陈,直到今天,他一直在研究的都是非常具体的小问题。大的话题固然重要,但要想让一个概括的东西站得住脚,流传下来,需要很多关键的细节。因此,他这么多年做研究就想努力解决自己碰到的、意识到的、能解决的这样一些重要的历史细节。

抽奖环节中,共有7名幸运读者抽中辛老师精心准备的礼物


辛老师签售中




放大音量,听辛老师介绍《四季写真》嘿嘿


活动预告

活动信息


“焚书事业要商量”


——《生死秦始皇》读者见面会


☑ 时间:8月16日14:00—16:00

☑ 地点:上海市杨浦区图书馆二楼多功能厅

☑ 嘉宾:辛德勇、顾青

☑ 报名:扫描下方二维码报名。入馆须凭本人的上海市中心图书馆“一卡通”读者证,或本人的二代身份证、电子学生证等有效证件。




活动信息


《生死秦始皇》上海书展读者见面会


☑ 时间:8月17日13:15—14:15

☑ 地点:上海展览中心西阳光篷

☑ 嘉宾:辛德勇、苏枕书、顾青

☑ 报名:无需报名


新书信息


点书影或下方链接购买本书


《生死秦始皇》


辛德勇 著


简体横排


32开  平装


9787101139051


58.00元


秦始皇巡游南方时病死沙丘,秘不发丧。胡亥得赵高、李斯之助,矫诏即位,却登基不过三年便身死国亡。这段载于《史记》、流传千年的史实,近来竟因西汉竹书《赵正书》的出土而备受质疑。


辛德勇教授从解析《赵正书》的形制入手,通过对读《史记》与《赵正书》,一方面论证了《史记》等传世文献的信实性,另一方面则揭示了《赵正书》作为小说的性质,进而重新定义了汉代及其以前的“小说家”。与此同时,本书展现了以“焚书坑儒”而留下千古骂名的秦始皇,其重视儒生与儒学的一个侧面,梳理了这天下第一位皇帝的姓、氏与名,破解了某种程度上决定秦朝命运的宦官赵高的身份之谜……在提出并解决了一系列常人习焉不察的“小问题”之后,秦王朝波澜壮阔又众说纷纭的兴亡大历史随之露出了真容。

(统筹:陆藜;编辑:思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