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届伯鸿书香奖·阅读奖征文】天人之际,福祸相依——读《范雎蔡泽列传》| 阅读《史记》

来源:中华书局 类型:古籍出版/整理新闻 日期:2019年08月12日

或许是我个人的性之所近吧!母亲总说我喜欢操心别人的事。我每次听到这样的话就在心里默默地反思自己,是不是真的这样?我想不是这样,我关心的不是别人的家长里短,也不是绯闻八卦,而是别人为什么要做这件事,有什么利弊得失,换作是我,我该怎么做。这一点“操心”我想是必要的。同时,反观历史上的大人物们,也总是要“操心”一些别人的事才能变得伟大。所以,我喜欢读《史记》也并非是替古人“操心”,而是为了自己“操心”。


近来我时常想起又反复思索的《史记》篇章,莫过“饭菜”的列传了。《范雎蔡泽列传》,也许是巧合,也许是天意,借用小品中的台词“饭(范)菜(蔡),光剩吃了。”我毫不客气地“吃”起来,反覆咀嚼这其中滋味。


初读这篇列传,我就被范雎跌宕起伏的经历和能言善辩的能力所吸引。他的一生有恩必偿,睚眦必较,几起几落,福祸相依。范雎家贫无资,跟着魏大夫须贾出使齐国,屡战屡败的魏国根本得不到齐襄王的尊重,而范雎那能言善辩的嘴却获得了齐襄王的欣赏。这是幸事,却也成为了他回国后的祸根。


嫉贤妒能的魏相以为是范雎出卖国家机密换来的齐王馈赠,所以对范雎痛下毒手,折胁摺齿,还把装死的范雎扔到厕所之中,更让一起喝酒的人轮番向这具“尸体”尿尿。这种的情景,这样的行径,不仅是对范雎来说,只要是个人,这样的做法都是奇耻大辱,深仇大恨。可这不是坏事,而是魏国随从范雎日后成为秦国丞相张禄的开端。

连环画《范雎与魏齐》


深陷厕中的范雎彼时脑海中想的不是眼前的耻辱和仇恨,而是活下去。他得到了郑安平和王稽的帮助,得以虎口脱险,游说秦王。一饭之德必偿,睚眦之怨必报。范雎在成为丞相后也倾力报答这两个人,岂料这两位曾经的贵人,在日后会成为投敌叛国留人把柄的小人。而曾经告状陷害范雎的须贾,却因为在秦国客馆中见到故意衣衫褴褛去看他的范雎,心起善念,体恤故人,赠送棉袍一件。因这一件棉袍,须贾抵消了擢发难数的死罪。而那个残忍的魏齐迎来的则是抱头鼠窜危在旦夕的命运。


范雎的智谋高超,才使得他在秦国扶摇直上,位极人臣。他用不同寻常的恫吓的方式秦昭王获取信任,协助秦昭王攘除太后穰侯,大政奉还。他用远交近攻的策略制服群雄。秦昭王采用他的计谋,使赵王离间廉颇,任用赵括,最终实现了长平之战的大获全胜。长平之战的胜利归因于白起连百万之众,战必胜,攻必取的军事才能,更归因于范雎决胜于千里之外的计谋。然而白起长平之战的胜利,却为他换来最终人生的失败。为什么?因为他杀戮过多,功高盖世,引人嫉妒,导致最后身首异处。

白起像


那么范雎面对与白起相似的处境又会怎么办?起初他也只是害怕,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直到他见到了一个燕国来的叫做蔡泽的丑八怪。蔡泽用了范雎游说的方式游说范雎,使得范雎瞠目结舌,深以为然。结果是范雎醒悟,主动让贤,功成身退,颐养天年。蔡泽也深知进退,历任四朝,多有建树。客卿在秦国有大功而有善终的,除此二人,真是少之又少。

《大秦帝国》剧照


就是这样的两个人,司马迁在书写最后的评价时非常纠结,感叹中又充满疑惑,疑惑里又有肯定。


太史公曰:韩子称“长袖善舞,多钱善贾”,信哉是言也!范雎、蔡泽世所谓一切辩士,然游说诸侯至白首无所遇者,非计策之拙,所为说力少也。及二人羁旅入秦,继踵取卿相,垂功于天下者,固彊弱之势异也。然士亦有偶合,贤者多如此二子,不得尽意,岂可胜道哉!然二子不困戹,恶能激乎?


有长袖就擅长跳舞,有资本就善于经商。这话真的是这样!司马迁和各位读者的经历感受也概莫能外吧。范雎蔡泽被世人认为是普通的善辩之士,然而还有很多人到老无成的人,他们不是因为计策不好,只是没有这样的辩才罢了。等到这两个人客居秦国,相继取得了卿相的地位,在天下流传功业,是因为强弱的势态不同。然而人才也要有偶然的机会,比这两个人更贤能,不能达到自己的心意的,又怎么说得过来!然而这两个人不受困厄,又怎么能激发他们的斗志呢?


不同于其他的太史公曰,或褒或贬,或直叙或转折。在这段太史公曰里,司马迁一改《史记》全篇,连用三个“然”字,足见其对于范雎蔡泽人生,还有那些“短袖难舞,少钱难贾”,计良而说拙,没有形势,没有机遇,不经困厄的人的种种成败探究。


我想,这些都是太史公“究天人之际”所得出的答案吧。


(本文为第四届伯鸿书香奖·阅读奖投稿)


《史记》(点校本二十四史修订本)(函套精装 收藏版全十册)


[汉]司马迁 撰,[宋]裴骃 集解,[唐]司马贞 索隐,[唐]张守节 正义


顾颉刚 领衔点校,赵生群 主持修订


繁体竖排


32开  精装


9787101095012


590.00元


《史记》(点校本二十四史修订本)(全十册)


[汉]司马迁 撰,[宋]裴骃 集解,[唐]司马贞 索隐,[唐]张守节 正义


顾颉刚 领衔点校,赵生群 主持修订


繁体竖排


32开  平装


9787101103144


380.00元


《史记》是我国第一部通史,是“二十四史”中最早的一部,也是最重要的一部史书。全书共一百三十篇。《史记》叙事,始自黄帝,下迄西汉太初,采用了综合性的叙事模式,囊括记言、纪事、编年、国别等形式,开创纪传体史书“纪、传、表、志”的体例。就内容而言,《史记》是对前代史学的一次总结;就体例而言,《史记》也是集大成之作。


1959年,在毛主席、周总理的指示下,顾颉刚先生等著名学者以金陵局本作为底本,对《史记》进行分段标点,并以方圆括弧来表明字句的删补,形成新中国以来最有影响力的《史记》点校本。


2007年,中华书局组织点校本“二十四史”的修订工程,将《史记》作为重中之重,在原点校本的基础上,不仅对底本、通校本、参校本作了复核和补充,还改变了方圆括弧的校勘形式,增加了上千条校勘记;对原标点一一复核,进行修改和统一,以期达到新时代古籍整理的最高水准。


2013年10月,《史记》(修订精装本)出版后,受到广大读者和学术界的热烈关注,掀起新的一轮“《史记》热”。


2014年8月,在吸纳读者意见和自我完善的基础上,推出《史记》(修订平装本),以飨读者。

第四届伯鸿书香奖·阅读奖征文公告


请您结合自己的学习、工作、生活等人生经历,谈谈《史记》对自己的深刻影响,阐释从《史记》中获得的精神营养或思想启迪。

· 征文要求:

1. 参评征文文体不限,要求内容健康,文字流畅,且为作者本人原创、从未发表。

2. 严禁任何形式剽窃抄袭,一旦发现即予以取消参评资格。

3. 每篇征文正文部分原则上不超过2000字(含标点)。

· 投稿起止时间:

2019年4月20日—2019年12月31日。

· 投稿方式:

1.电邮:投稿电子邮箱为bohongaward@163.com。请将邮件主题标为“伯鸿书香阅读奖”,邮件内容为:史记+姓名+详细通讯地址+手机号,征文请以附件形式发送。

2.邮寄:北京市丰台区太平桥西里38号中华书局204,伯鸿书香奖办公室,邮编:100073。电话:010-63405727,010-63267417。

· 奖励标准:

获奖征文作者每名奖励2000元,共30名。

· 注意事项:

凡参加活动征文均请在文末署上作者本人姓名和详细联系方式,文稿一律不退稿。在主办方、协办方各类平台刊出的优秀作品,是否最终能够获奖,由第四届伯鸿书香奖评委会最终评定。

(统筹:陆藜;编辑:思岐)